鱼化石

文/卡卡小布开车购物 主播/小牧

VOL.415 鱼化石-小牧

1、

像水里的鱼一样,她溶进了我的波纹里,让激荡的爱情在山间一圈圈泛开,那不是奔腾的江,是一泊明净的水洼,沉静着湿润下去,丰饶而又渺小。

我和她牵手走过了两年的时间,她纤细的手臂,苍白的面容却从未改变过,我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,但我知道我们彼此相爱。

“你养过鱼吗?”

她在我耳边轻声问着,我摸摸她白皙的手,没有回答。

“我小时候养过一条小鱼,非常漂亮,它是我从河里抓来的。我每天放学回来就会趴在鱼缸前看小鱼,看它在清水中游来游去,我开心极了,我当时以为它很快乐……”她默默地说着,头发在风中轻轻飘了起来,我看不到她的眼睛,更摸不清她的心思。

“我知道小鱼想要回到小河里,但我舍不得它,我当时生病,没有人陪我玩,我很孤独,我希望它每天都能陪着我。”

她指指夕阳下的西山:“它死后,我就把它就埋在那个山上。”

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,那是一座沐浴在金色夕阳下的小山,整个山的线条平缓柔滑,我注目着,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一条小鱼,甩了甩尾巴,游进了那层层山峦里,寻不见了踪影。

我将她轻轻地搂在怀里,她头发上淡淡的香气萦绕过来。

“如果我是那条鱼,你会把我放了吗?”她喃喃地问我。

她依偎在我怀里,眼睛盯着远山,似乎没有在等待我的答案,一时间我们彼此都沉默了起来。

2、

哭泣有时候是一场表演给自己看的戏,观众还未动容,自己早已经沉溺其中不能自拔,泪水再多,感动的也只能是自己。分手带来的苦楚,一分为二,由两个人各自承担一半。

我们分手那天是她的二十三岁生日,那天下着小雨,她站在街边,撑着雨伞等我,我刚一下车,她就将雨伞伸过来,为我遮住了雨。

我把生日礼物递给她,她轻轻推开,随后伸出手来为我擦掉额头的雨水。

“我们分开吧!”她突兀地说着。

我看着她的迷离的眼睛,一时间呆住了。她垂下双眼,转身快步离开,小雨淅沥沥地从天上降落下来,将我身上打湿。

我们之间的裂痕一天天在生长,我们之间的关系一天天变得脆弱,问题迟早会出现。但我以为这段感情会在适当的时候,大厦般瞬间倾覆。但现实中的一切似乎不太一样,分手平静地、毫无预兆地来了,像是一个突然到来的通知,宣告这段感情草草地完结了。

她将我留在了雨里,将爱情搁置在了路边。

或者是因为她永远治不好的病,或者是因为我的执着,一切的一切都像是个牢笼,将她层层禁锢起来,我们之间爱的太深,反而成了前进的负担。

我看着她的背影,恍惚间看到她幻化成了一条小鱼,寻觅着遨游着,顺着弯弯曲曲的巷子,向着西山去了,朦胧烟雨中的西山似乎成了一座孤岛,岛下聚集着千千万万疗伤的小鱼。

3、

最温暖人心的是一路上的陪伴,欢笑多了,孤独自然就少了。但分手就像是一场旅行走到了终点,留恋的是沿途牵手走过的风景,风景看完了,路也走到了尽头。

我买来了一个鱼缸,将它放在餐桌上,灌满了水,又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,在花鸟鱼虫市场里寻觅着合适的鱼,可是到了晚上,我仍然空手而归。

我不想禁锢任何一条鱼,我也不想让思念占据我的生活。

一场情伤要花费多久才能慢慢被抚平?我试着从自己杂乱的生活中理出头绪来,我的确很想念她,想念那段在一起的岁月。她像是一条鱼,在我的臂弯里停留了片刻,挣扎一番,游进了大海,游进了深山……

之后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,但我经常会不自觉得想起那段岁月,我只是告诉自己,爱情没有那么容易忘掉,但时间会抚平一切创伤。

这个城市里有一条河,每天我坐着公交车,都能看到它,很细很长,蜿蜒在城市中间,望不到尽头。河水有时候是昏黄的,有时候是青黑的。

河里有鱼,有人经常坐在河边,举着鱼竿呆坐着,不时有鱼被钓上来。鱼儿们被捞上来,有的被放到了水桶里,有的又被重新扔回水里,这些鱼像是被命运捉弄着,从水里来到陆地,又从陆地回到水里,浑浑噩噩地活着,却又如此悠闲自在。

一到盛夏,这个城市的雨水就会多起来,高楼间隔处,大大小小的池塘灌满了水,我喜欢这种多雨的季节,淅淅沥沥将一条条街道打湿,让整个城市笼罩在阴霾之下,多了忧愁,多了哀思。

在城市的西南郊区,是一个荒废了的景区,景区中间有一个不大的湖,湖中心有一个破旧的亭子,很少有人到这里来,亭子上长满的杂草让这里显得更加萧条。

有时候我会坐在那个亭子里,想象着我和她坐在一起,看着远山的风景,说着醉人的情话。我承认我放不了她,我仍然深爱着她,我仍然希望她在我身边。微风从湖面上轻轻掠过,吹来了一丝淡淡的鱼腥味。我喜欢这种味道,像是来自深深湖底的味道,那里有一群纷乱的生命在繁荣滋长,沐浴着湖面上的阳光,享受着湖底的静谧。

4、

就在我快要将她淡忘的时候,她又重新回到了我的世界。

在人潮涌动的街口,她带着惶惑不安的表情闯进了我的视野,她的头顶上落满了雪花,长发随着微风在空中轻轻飘荡,香气依旧。

我轻轻走到她身边,我们四目相对,彼此拥抱。

我们又在一起了,没有再次明确情侣关系,只是像是老朋友那样走到了一起。

我们在一起吃饭,在一起逛街,在一起聊天。

我们还去了那个风景区。

我们坐在湖中心的破旧的亭子里,四周是一片萧条的寒冬景象。我将她搂在怀里,少了温暖,少了亲昵,有的只是一丝陌生,一丝拘束。

“我们去西山找那条鱼吧!”她用手指指西山的方向,那是她曾经埋葬了小鱼的地方。

西山上一片雪白,山顶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着,像一幅水墨画,缓缓地在天边晕染开来。我握紧她的手,心中一时变得空白起来,似乎找不到了生活的方向。

爱情本来就没有方向,只是一种感性的冲动,你喜欢我,我喜欢你,这就够了,没有了婚姻的束缚,情和爱无比自由又显得无比迷茫。

我们手拉着手,冒着大雪走到了那个山头。

“如果你是那条鱼,我会放了你的。”我站在干枯的大树下对她说。

她没有说话,只是蹲在大树下,用小铲子认真地挖着泥土。

灰黑的泥土覆盖在了银白的雪地上,像是在白纸上滴了一滴墨水,墨水浸润着雪水,在空白处晕染开。

没有鱼鳞,没有鱼骨,她什么都没有找到,只是找到了一块印有鱼骨的花岗石。

“它已经化进了石头里了!”她握着那块花岗石,忽然痛哭起来,像是个情绪失控的孩子,坐在雪地里,挣扎着,泪如泉涌。

我走过去,轻轻抱住她,她倒在我怀里,悲痛地呜咽着。

没有找到鱼,但至少她找到了安慰。

5、

后来我们关系渐渐淡了,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,激情退了,浪漫隐了,剩下的唯有那不冷不暖的友情,你牵着我的手,我牵着你的手,这样真的能走完漫漫人生路吗?

“这不是爱情吧?”她喃喃地问我。

我笑了笑,将她的手握得更紧:“我们结婚吧!”

她慢慢把手抽出来,表情变得悲伤起来。

婚姻是爱情的牢笼,就像一个透明的鱼缸,将鱼儿困在里面,看得到风景,却找不到出路。

一段感情就这样失而复得,又得而复失,像一段幻想,又像是一场梦,我开始想要挽回这段感情。

我去她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找她,但她故意躲着我,我们的关系变成一种追踪与隐藏的游戏,我知道这种游戏没有赢家,每一个人都会感到很累,于是我选择了放弃。

当你对一个人抱有希望的时候,痛苦就开始了。我曾经幻想着跟她结婚生子,相扶偕老。但我错了,或许我们不属于同一个世界,她要的始终是爱情,一种纯洁透明的情感。有爱情没婚姻的时光只能在青春里存在,但不幸的是,我们都老了。

她消失了,我不知道她去了什么地方,北方还是南方,沿海还是内陆,人间蒸发了一样,杳无音信。我唯一确信的,是我们之间不再有可能了。

6、

很快,我结了婚成了家,开始了新的生活,在这段新生活里,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,有的只是柴米油盐的算计。菜价涨了,油价涨了,房价也在涨,生活的样子从感性变成了理性,日子变成了一排排数字,生活变成了一张张账单。

我的感觉开始迟钝起来,空闲的时候,我总喜欢托着自己的下巴陷入沉思。

城市街边的灯,亮了又暗了,人们在光鲜亮丽的橱窗前驻足又匆忙离开。男人或者女人,老人或是儿童,分享着城市的悲伤和快乐,感受着乏味的岁月在悄悄流逝。

雨季再次来了,当我看到雨滴落下来的时候,心情便慢慢变得沉重起来。我迷失了我的爱情,我迷失了自我,像是自己撞上了玻璃,一瞬间透明的世界破碎了,慌乱的心碎了,流出了鲜血,不再能修复,一切都是那么凌乱纷杂。

城市中只有落满灰尘的建筑,落满灰尘的树木,还有喧哗的人们。熙熙攘攘,没有未来,缺少灵气,只是按部就班地向前运行着。

我坐在咖啡厅前,看着落雨清洁着这个城市。

我想我在想念她。

我乘坐火车,挤过人群,穿过大大小小的街道,来到了那个湖边。湖水仍然在那,满满的快要溢出来。

我坐在那破旧的亭子里,看着被落雨搅动着的湖面,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,像是缅怀那逝去的爱情,逝去的青春。

7、

我最后一次见她,是在一个幼儿园门口。我拉着女儿的小手,与她不期而遇,像是一场撞车,我们都很震惊。她面容依然那么苍白,只是多了憔悴,布满细纹的脸上缺少生气,我们相视一笑。

往事逆流进我脑海,湖泊,小鱼,西山……一幕幕梦一样展开,没有了激情,有的只是对岁月的感慨。她微笑着,对我说着什么,但我似乎完全听不到,四周只是一些汽车的嗡嗡声和孩子们的吵闹声。

我们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下,聊聊天,谈谈近况。

“你结婚了吗?”我问她。

她微笑着摇摇头,双手捧着那杯咖啡,似乎有些尴尬。

沉默随之而来。

我不知道她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生活状态,她看起来很忧愁,或者是生活给了她太多,她弱小的身躯承担不来,她的头发里也多了些许白发,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扎眼。

我们再次去了那个小湖边上,顺着弯弯曲曲的木桥到了那个破旧的亭子里。

“昨天,我梦到你了。”她盯着远处的山景,眼神中充满了美好。

“我梦到我们第一次相遇,但后来我怎么也找不到你了。”她低下头,不再说话,陷入深深的悲伤之中。

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我企图转移话题,化解这段尴尬。

她摇摇头,眼角的泪水淌下来。

“你不知道在梦中我是什么感受,我找不到了你,我感到无比痛苦,那种感觉像是小时候那条小鱼死后,我感到无依无靠,世界上没了牵挂,我觉得我的爱情消失了,我的人生也完了……”她毫无逻辑地说着,泪水早已浸湿了她的脸颊。

我伸出手来,想要拥她入怀,可是又僵在了半空中。

她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,转身看看我。

“你过的还好吧?”她勉强露出一个笑容。

“挺好!”我也露出一个笑容。

湖面上几条小鱼游了过来,游到了亭子附近,又快速转弯,朝着远处游去。

“你还记这块石头吗?”她从兜里掏出来那块印有鱼骨纹的花岗石。

我点点头。

她将石头猛地塞到我手里,又转身看着湖中的小鱼。

“看到这些活蹦乱跳的小鱼,我心里就感到快活。”她笑着,阳光下笑的格外灿烂,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

8、

几年过去了,日子平静又乏味,生活中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,我的心中总是空荡荡的。

有一天我接到一个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她病故了,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里。

第二天我收到了她死前寄给我的一封信。

我坐在窗前,轻轻拆开信封,展开信纸,一股淡淡的清香溢了出来。我双手颤抖着拿着这张薄薄的信,慢慢读了起来。

苏:

上次见面,我说我梦到你了,一直没能把这个梦告诉你,现在写下来,算是表达对你的思念吧。

我乘坐公交车通过弯弯曲曲的海岸公路,向山顶的风景区进发。公路沿着悬崖峭壁向上延展。

公交车到了景区,我匆匆下了车,这是我在医院里躺了多半年后,第一次出来旅行,也算是来向这座城市告别,明天我就要回乡养病了。

时值初冬,景区内的已经没了绿色,但游人很多,他们聚集着欣赏古建筑,欣赏初冬的海景,我顺着景区中间那个长长的台阶向上爬,忽然有人在我背后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。

“我叫苏士杰。”一个男生冲着我微笑。

我僵住,不知如何回答。

“咱们大学的时候应该见过面的。”

他的眼睛不大,但很迷人,鬓角处有个伤疤。我忽然想起来上学的时候我们一起在操场上见过面。

当时我们在篮球场上,他站在篮球场上,我站在观众席上,我们四目相对,不过除了这些,没有多少交集。

我们握手,然后结伴向前走,一路上说说笑笑。

我发现我开始迷上这个男生了,心底里总有种想要依靠他的想法,这是一种依恋吗?或者是我生活的太孤单了。

在景区的纪念品商店里,我盯着一个精致的玉石看。但当我回头找他的时候,他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。

之后我再也没有找到他,眼前的只有流动混乱的游人。

我有些懊悔,或许该留个电话,那样还能电话联系,但现在我找不到了他,我们之间可能以后不再有任何联系了,我就要离开这个城市了,我们或者一辈子都不可能见面了。

不知何时,天空下起了雨夹雪,淅沥沥的雪片掺杂着雨水铺撒在地面上。人群骚乱起来,奔跑着躲避着。我看着混乱不堪的人群,不禁抽泣起来,我再也找不到他了。

我抽泣着,但又怕被旁边的人看到,我擦干泪水,忽然发现自己的鼻血流了出来,浓稠的血水顺着嘴唇流了下来,粘了满满一上衣。

我掩住鼻子,痛哭起来,我的爱情丢了,我的人生也要结束了。

我环视着人群,希望能够找到这个叫苏士杰的男人,抱一下他,闻闻他身上的味道,哪怕只是看上他一眼,此生也就无憾了。

风景区似乎发生地震,人群开始向着台阶向下奔跑,我也跟着跑了下去。

公交车开始一辆辆开过来,将慌乱的游人拉走。正好有一辆公交车开到了我面前,很快人群将我挤上了公交车上,我从兜里掏出了一毛钱,塞进了投币箱里。人群又将我挤进了车厢中部,车很快开了起来。

我感到车身在轻微颠簸着向前移动,忽然一声巨响,我听到车厢后部杂乱的尖叫声,公交车车轮在铺满雪水的环海公路上打滑了,一下子撞坏了栏杆,从断崖处掉落下去。

车身在向下掉落,时间似乎被无限拉长了,我用帽子护住脑袋,以防汽车撞击地面的一瞬间伤到脑袋。可是我慢慢地等待撞击的时候,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。

我听到四周有了海浪的声音,夹杂着潺潺的流水声。我脱下帽子,透过层层人群,向窗外望去,忽然发现窗外一片湛蓝的海水,在太阳的照射下,波光粼粼,格外耀眼。

海浪声掺杂着潺潺流水声,仍在我耳边继续响着,我等待着坠入海里的时刻,等待着,等待着,忽然醒了过来。

……

9、

信封里还有一张明信片,一张印有蓝色大海的明信片,海面上波光粼粼。

明信片背面写着:永别了,苏士杰。

窗外小鱼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,我将信放下,从案桌上拿起那块印有鱼骨纹的花岗石,思绪万千,一时间眼眶湿润起来。

告别了丰饶的海水,她游进了西山,化进了这块石头里,听不到了生活叹息,看不到了情爱的浪花,她蜷缩在这泥沼里,沉默着,沉默成了一条鱼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时光小站 » 鱼化石

赞 (3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3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卢松松博客不错,看完这个收获很大!回复
  2. 松松软文发布看着挺有感触的回复
  3. magic essay很好的网站。回复